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科技的发展不一定都为我们的生活加分,也伴随着其潜在的问题,就像信息技术的进步带来的过载和干扰一样。到最后,也许我们需要的是新的科技来解决旧有科技所带来的问题。从效率为先的“快科技”到人本为先的“慢科技”,这可能实现吗?

几天前在街上看到一对情侣,在雨中静静的打着伞一起坐在路边的长椅上,这应该是一个很温馨的场面,如果两人不是各自拿着手机专心致志的快速输入着什么…

正如微软Windows Phone 宣传视频所展示的,类似场面对大多数人来说应该已经不陌生,在上班路途中、在餐厅饭桌上、在公园里,随处可以见到紧盯手机而不是留意身边实际风景的人。我自己有时也会不自觉有类似的行为,但当看到 Cult of Mac 介绍的这款为 iPhone 用户设计的、让他们能够更方便随时使用自己手机的牛仔裤时,我突然意识到这种行为看起来是多么的滑稽。

拒绝智能手机的技术哲学家 Kevin Kelly 也许会这么想,正处在戒网一年过程中的科技记者 Paul Miller 也许也会这么想,两度创业公司创始人、著名天使投资人 Joe Kraus 显然也是这么想。其上月举行了一场名为“Slow Tech”的主题演讲,针对现代科技对我们注意力和创造力的影响表达了自己的担忧。在他看来,从无以计数的网站、到不断流动的社交媒体信息流、再到随身携带的手机平板设备的信息推送,日渐泛滥的现代技术给人们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干扰,这对我们与周围生活中的人的现实交流产生了不利的影响、也让人们比过去更难以专注于某件特定的事情,而是不断寻求新的信息刺激,这对于创造性的工作来说具有毁灭性的后果。

“快科技”的隐忧

正如人们宣称手机阅读充分利用了人们的碎片时间一样,智能手机的重度使用者往往会有这样一个习惯 - 不断的拿出手机,查看上面有没有什么新的信息,那些原本无聊、闲置的时间在这个时代确实被充分的得到了利用。

但一方面,这些碎片时间其实并非如人们所认为的毫无价值,回想一下你在什么时候会最有灵感:不是忙于应付大量无关繁杂信息的时候,而是在那些没有特定事项的碎片时间里(洗澡时、等待地铁时…),碎片时间让我们的大脑能够有空闲来处理那些我们平时没有精力处理的信息,灵感往往从中而生,而无处不在的科技让这些碎片时间不复存在,多少创意在这其中消失不可不谓可惜。而另一方面,时刻查看新信息的行为带来的副作用是,我们变得越来越容易被外界信息干扰,更加难以专注在一件事情上。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多任务并行啊,许多人表示。但我们真的可以应付多任务吗?研究显示,多任务并不是人脑所擅长的,我们的大脑在进行所谓的多任务时所做的其实仅仅是在不同任务间快速切换。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工作效率不仅降低了 40%,智力水平也有显著下降。

这些无时无刻的干扰信息对我们造成的影响不仅局限于此,技术如何改变人们之间的关系一直是社会学家和互联网从业者感兴趣的话题。不久前 the Atlantic 一篇名为“Facebook 让我们更孤独吗?”的文章引起了众多争议,文章中提到芝加哥大学的约翰-卡西奥波教授的观点:“网络只是提供了虚假亲密关系,这种关系永远无法取代真实的人。”虽然事实是否如此尚不能确定,但从文首那对情侣的案例中我们可以看到,当我们在他人面前不断查看手机和其他信息时,这一行为隐含的信息是:“我在手机上查看的东西比你更重要。”这一信息会对一段关系造成什么样的后果非常显而易见。

科技的潜力

技术的进步也许会让我们慢慢的失去一些东西,但相对应的,其也可能为我们带来新的机会。美国知名投资者、作家保罗·科德罗斯基表示,我们在使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时所面对的庞大数据和信息虽然在一些情况下是一种干扰,但它们同样也可能是我们全新的灵感来源。

科技的进化

正如图书的发明彻底变革了我们的社会形态一样,我们也许也正处于一个类似的变革年代,而前面提到的那些科技带来的问题也许仅仅是变革过程中的一个过渡。

一个名为 SlowTech 的研究团体认为,现在的信息科技之所以日渐呈现各种问题,原因在于信息科技自创始至今的唯一目的在于提高工作环境下,使用者的效率和速度,所谓“快科技”。而在消费科技日趋主流的今天,技术对我们来说不再仅仅意味着工作,而拥有与好友更好的交流和了解、激发更多创造灵感的属性,这意为着在效率与生活之间的最佳平衡。

到最后,也许正像微软广告里所说道的,我们需要的是新的科技来把我们从旧有科技所带来的问题中解救出来。从效率为先的“快科技”到人本为先的“慢科技”,这可能实现吗?


上一篇: Peter Thiel 谈创业者的产品规划
下一篇:微博的搜索竞价广告模式分析

1条评论

  1. 每天就像梦游一样在电脑上,在手机上,真正的自己在哪?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