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互联网企业家Semil Shah日前为TechCrunch撰写了一篇专栏文章,谈到Google+的发布,意味着Google将面临六大战争,分别是:浏览器、移动互联网、搜索、LBS、社交、企业市场。

业界现在充斥着有关Google的新社交网络Google+的发布的消息和它可能产生的影响。值得注意的是,这不仅仅是一场Google和Facebook之间的战争,而是一场卷入了许多行业许多公司的混战。事实上,Google这次面临的是许多科技巨头的围攻。他们要争夺在各自行业里最有价值的一块“领地”的控制权。Google正在承受从各个方面发动的攻击,包括在社交、移动互联网、浏览器、LBS、企业市场甚至是搜索等各个领域。Google同时也在不断地反击,艰难地反击。风险投资人Ben Horowitz曾在一篇名为《和平时期CEO/战争时期CEO》的文章中说Larry Page“看起来已经决定让Google开始征战,并且他自己很清楚地想要成为一个战争时期的CEO。这不仅仅会给Google本身,而且会给整个高科技行业都将带来深远的影响。” Horowitz的观点是完全正确的。

 

 

再配一张老图:Google、Apple、微软的三国大战

在详细探究这个战争的每一面之前,笔者想有必要强调的一个事实是——也许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其他任何一家高科技公司能够承受这样一个多方位的攻击,更不用说在这个时刻还能进行有效地反击了。没错,Apple可能被Facebook逼得将Twitter整合到iOS5中;也没错,Amazon和Apple在数字媒体和支付上也存在摩擦。但是最终,Google站在了风口浪尖,这是个严峻的考验,能够检测看看这个公司到底能有多大的潜力和能力在改造自己的同时也能巩固自己的核心。让我们快速浏览一下Google总部(GooglePlex),或者说现在它更像一个战时司令部,对这场战争制定了一些什么样的战略和战术吧。在这场战争中,Google必须至少同时应对六面夹击。

浏览器:

用户们有很多种选择,像是IE浏览器(Microsoft),Firefox浏览器(Mozilla),Safari浏览器(Apple)和Google的Chrome。此外,在Mozilla的联合创始人Blake Ross任职于Facebook后,有猜测认为Facebook似乎也对浏览器这块香饽饽非常感兴趣,但是至少这个猜测现在还没有转化成事实。最近,社交浏览器RockMelt也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并且就在上周获得了3000万美元的融资,同时也将Facebook的董事会成员Jim Breyer和Marc Andreessen请入了它自己的董事会。Andreessen显然对浏览器这块颇有研究。尽管大部分的浏览器都允许用户选择Google作为其搜索引擎,但是Google的Chrome并没有在这个领域拔得头筹,甚至连第二位也轮不上。

移动互联网:

Apple的iOS利用它的第一部iPhone手机在2007年引发了一场手机界的革命。然后Google的Android操作系统应声而至,变成了一列下载列车。就像Bill Gurley所说的那样,没想到它会因为Apple和Verizon发布的新手机而减慢。尽管Android可能有更多的安装,但是他们并没有一个开发者团体来设计一些杀手应用程序。因为Android的市场(包括硬件和固件)是非常分散的,而iOS的相比之下就更为集中更为和谐。自始至终,对于Facebook是否会设计它自己的手机设备都有大量的猜想,或者说作为一个与大众联系紧密的公司,他将会如何将社交层面整合到不同的手机操作系统和平台中。

搜索:

不管我们使用的是台式机/笔记本,平板电脑还是手机,Google都想成为我们使用的搜索引擎。尽管Microsoft的Bing搜索引擎已经拥有了可观的点击量,这仍然是Google称王称霸的领域。今天看来一切都很好,但是我们仍然可以发现一些潜在的危险信号。在台式机和笔记本上,人们会继续使用各种不同的浏览器,尽管他们还会花费大量时间在Facebook上。但是Google却对此产生了危机感,因为人们好像有一种慢慢从搜索转变为发现的趋势。尽管这不会在一夜之间就发生。对于手机来说,情况就比较微妙了。大部分的iOS用户都用Apple自己的浏览器Safari浏览网页,而且可以用它来进行Google搜索。在Android平台下的平板电脑和手机,Google对用户体验就有了更多的控制,比如说搜索,上网和应用整合。同一时期发生的还有,用户开始尝试着使用在Twitter或BackType上的即时搜索来直接浏览Quora上的内容,或者用Blekko的hashtags来更好地挑选网页。

LBS:

当用户使用Google搜索并且点击进入时,Google可以得到一些好处。它知道如何引导“线上交通”以增加自己的收入。引导“交通”是从真实世界中引申而来,但是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就像Steve Cheney说的那样,当我们通过在线搜索到一个地方,并且真的到那个地方去的时候,这个地方并不知道是什么引导我们去到这个地方的。这就是为什么团购现在如此火热并且竞争激烈的原因,因为它让我们能够更接近这些有价值的路径。如果你通过OpenTable搜索一家餐厅并且订餐,这个餐厅会明确知道你是通过什么渠道来到这里的。这就是为什么Yelp,一个从前只提供点评的网站,在Foursquare的领头下,现在也开始提供一些入住登记积分服务。这些机会非常复杂而且分散,但是它却促使Google在六个月前向Groupon抛出了价值60亿美元的橄榄枝。在酒店住宿方面,Google在和Groupon竞争,但是同时Amazon(它持有LivingSocial的股份),和很多小的(Loopt)还有即将进入的公司也将陆续加入这个战场。这仅仅只是开始而已。

社交:

是的,再一次,Google是和Facebook发生冲突。这已经很明显了。但是不那么明显的是,在不带任何表明我们身份的信息离开Google的时候,其他的社交网络如何获取我们的信息。用户现在都将自己的个人信息公布在像Tumblr的这种博客上,像LinkedIn的这种网络里,甚至在Quora上问一些搜索的问题里。尽管我们可能都用Google来搜索,但是这个公司却正在社交领域中挣扎。这也是为什么Larry Page上台成为CEO的原因,为什么即使进入这个领域的时间不长也要将红利与社交挂钩的原因。战略上说,即使Google+没有让Google引火上身,它也会使得它的竞争对手暂停一阵子来考虑一些短期或者长期的影响。

企业市场:

如果你觉得浏览器,手机,社交,商家和搜索引擎还不够,看看Google在企业中的战斗吧——Microsoft,Oracle,IBM和VMvare,还有一些其他的公司。尽管那看起来不大可能,但是Google的应用引擎将可能可以和AWS相抗衡。Google在企业搜索(像是OmniFind)和电子邮件以及工作协作工具(Lotus)上和IBM还有Oracle竞争。Google的Chromebooks似乎可以进入企业领域,也许到时候可以和像HP,Dell和Lenovo这些硬件巨头一拼。除此之外,Google也许可以向企业推广Android,这将会给Research in Motion带来更大压力。有VMware提供Zimbra,PaaS和演讲工具。当然,还有Microsoft,和Google有着很大范围的应用竞争。对于Google所有的消费类品牌和应用,它在企业上的优势有时候是被低估了的,尽管现在它已经在很多企业应用方面已经占有了一席之地。

基于Google的规模、资金和全球影响,它很容易被关注。它很厉害,而且已经厉害了很多年,现在它要开始经历很多考验,而且是同一时间。也许坐在一边谈论Google的统治可能要结束了或者Gmail的打开速度是有多慢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但是现实是没有其他任何一家公司能够同时面对这么多不同的竞争者的各种挑战。Google不可能获得完胜,他们必须了解到这一点,但是他们会赢得其中一些胜利,而坐观它将会如何应对这场战役将会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情。Google不会不战而败,而这场战役有可能会持续长达十年之久。Google拥有一群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工程师,大量的资金和不可思议的全球范围的消费者对互联网的感情分享。好好看吧。

英文原文:Google’s Six-Front War


上一篇: Google+试用体验
下一篇:Google+会成功吗?

5条评论

  1. 文章分析得非常好

  2. 写得很好,不错